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農門“俠客”——追記湖北省農業農村廳“一懂兩愛”好干部孫宏俠

來源:農業農村部官方網站  日期:2019-12-12   編輯:劉志勇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11月20日上午,孫宏俠在荊州市農業農村局督辦檢查有關工作后,前往荊州火車站準備趕回武漢赴京開會,不料突發疾病,倒在衛生間,再也沒能起來……“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這位年僅50歲、扎根“三農”工作崗位29年的“俠客”走了,留給人們無盡追思。

這些天,湖北省農業農村廳種植業管理處副處長陳迪林習慣性地點開QQ,向“農門大俠”匯報工作,只是,對方永遠無法回復了。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農門大俠”,是省農業農村廳種植業管理處處長孫宏俠生前給自己取的QQ昵稱。

時光倒回那個陰冷的冬日。11月20日上午,孫宏俠在荊州市農業農村局督辦檢查有關工作后,前往荊州火車站準備趕回武漢赴京開會,不料突發疾病,倒在衛生間,再也沒能起來……

“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這位年僅50歲、扎根“三農”工作崗位29年的“俠客”走了,留給人們無盡追思。

“從小在農田里摸爬滾打,我的事業就在農田里”

“我叫孫宏俠,過來報到!”

1990年7月,省農業廳(機構改革后為“省農業農村廳”)科教處新來了一個毛頭小伙,中等個頭,戴著眼鏡,憨憨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此后多年,同事們經常見到這典型的孫式笑容。

孫宏俠出生在公安縣的一個鄉村。“從小在農田里摸爬滾打,我的事業就在農田里。”目睹農民種田的艱辛,孫宏俠曾這樣詮釋他的人生理想。

1986年,孫宏俠以優異的成績成為華中農業大學第一屆免試入學的保送生,他選擇了農學系作物栽培專業,開始了與“三農”工作的不解情緣。

愛搶著干活,是同事們對孫宏俠的一致看法。

1995年底的一天,科教處接到一項緊急任務,要求趕寫一份材料、當天完成。處室四位同志分頭搜集素材,各自忙完,已是凌晨1點,可4個方面的素材還需統籌提煉。孫宏俠自告奮勇:我來吧!

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8點,一份成熟完整的材料放到了處室負責人的案頭,孫宏俠用冷水洗了把臉,又樂呵呵地去處理手頭的其他工作。

“這個小伙子干事扎實,是個好苗子。”孫宏俠的工作很快得到領導肯定。與他同在一間辦公室的同事田曙曦心里最清楚:“扎實”的背后,是孫宏俠對工作孜孜以求的鉆研與學習。每天,他都早早來到辦公室,看書、做筆記、求教老同事。

上世紀90年代,農村經濟加快發展,農業科技日新月異,尤其是實用性新技術新發明層出不窮。于孫宏俠而言,世界每天都是新的。

科技進步貢獻率,當時還是個新鮮字眼。根據省里要求,由農業和農科部門共同研究科技進步貢獻率的測算標準,孫宏俠為此默默加班了一個多月,形成了一套科學的計算方法和指標體系,得到一致認可。在日復一日的研學磨煉中,這個青澀的毛頭小伙一步步成長為得力的業務骨干。

2008年,孫宏俠調任省種子管理站站長。干一行,專一行,他又一頭扎進現代種業研究,推動出臺《湖北省人民政府關于推進現代農作物種業發展的實施意見》《湖北省食用菌菌種管理辦法》,組織起草了《湖北現代種業發展規劃(2010-2020年)》,為全省種業健康有序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農業大省、魚米之鄉,“三農”工作舉足輕重。孫宏俠就這樣把服務“三農”的人生理想,融入一個個平凡的工作崗位。

一年下鄉不下50次,他有使不完的干勁

孫宏俠先后在廳科教處、種子管理站、調研處、經作處、種植業處等多個業務處室和二級單位工作,忙碌是他的工作常態。

往往上午在武漢開完會,下午又趕往各地調研。有時接到電話,還要第一時間轉戰省外出差。為了節省時間,孫宏俠在辦公室放置了出差所需的必用品,隨時準備出發。

上月,孫宏俠接到任務,帶隊赴荊州開展省委第四輪巡視發現的農地非農化問題調查核實工作,白天現場巡點,晚上歸納總結,直到凌晨,第二天早上,還要向當地反饋意見。從荊州趕往松滋的車上,孫宏俠一直在用電腦辦公,打電話給處里同事布置工作。一個多小時后抵達松滋,孫宏俠合上電腦,喃喃自語道:“這么快啊!”

工作千頭萬緒,時間就得爭分奪秒。陳迪林清晰記得,孫宏俠曾叮囑他:不要在酒店退房上耽誤太長時間,要提前準備,提高效率。到外省出差,下午5點多開完會,立馬訂機票返漢,這樣的節奏,同事們都習慣了。

“他一身干勁,似乎總也使不完。”陳迪林與孫宏俠共事時間最長,雖然比孫宏俠年輕十幾歲,但因為常常加班到深夜,經常感覺力不從心,頭腦發脹。孫宏俠承受的壓力更大,卻從來不跟別人喊一聲累。無論多么難的事情,多么緊急的材料,孫宏俠總是能在較短的時間里,理出思路,付諸行動。

機構改革后,種植業管理處合并了之前種植業處、經作處等處室的多項職能,任務一項接著一項來。作為新的牽頭人,孫宏俠殫精竭慮,絲毫不敢懈怠。孫宏俠患有嚴重的痛風病,卻從未因此請過假,有時犯病了,也要一瘸一拐爬樓梯,趕來上班。

在“三農”戰線待長了,孫宏俠有個習慣,喜歡往基層跑,一年下鄉不下50次。他常常對處里的同事說,不了解“三農”發展的真實情況,怎能把握好科學的產業方向?為了調研茶產業,他幾乎訪遍了恩施、宜昌、黃岡等地的大型茶葉企業,與企業家、基層干部群眾一同探討產業困境,尋找新的出路。

平日里,一有空,孫宏俠就與部門同事討論業務:“這樣評估行不行?”“你看看這樣改可不可以?”80后小伙衛泳震,2013年到調研處工作,對調研材料的采寫不太熟練。為了幫助年輕同事成長,孫宏俠帶隊調研,手把手地教,調研初稿出來后,不厭其煩地幫助修改,精確到標點符號,修改一遍不行,就兩遍、三遍、四遍……“這樣磨煉幾次后,進步很快。”談及昔日朝夕相處的孫宏俠,衛泳震眼中滿是感激。

雖然熬夜加班是常態,睡眠嚴重不足,有時一連幾天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但只要一談工作,孫宏俠就精神抖擻。

不經意的舉動背后,是濃濃的“三農”情懷

每年11月,農業部門都會召開一年一度的秋冬播工作現場會。

今年會議現場定在枝江市。10月,孫宏俠提前到現場調研,與當地商量會議籌備工作。

那天,下著小雨,枝江市問安鎮泉堂村,一片油菜地的田埂僅1米左右寬,泥濘不堪,連站腳的地方都沒有。“到時幾百人參觀,這是個問題啊!”

有人提議:用土填起來,把田埂加寬。孫宏俠聽了眉頭緊鎖,思慮一會后說,不要填,用稻草覆蓋,這樣既可以滿足現場參觀要求,又不會影響作物生長。務實的作風,在場人士無不稱贊。

出身農家,孫宏俠有著濃濃的“三農”情懷。許多人眼中的小事,孫宏俠卻當成大事。

省農業農村廳扶貧聯系點在宣恩縣椒園鎮。今年5月,孫宏俠去恩施調研,途經椒園鎮時,他突然提議隨機走訪幾戶貧困戶。一番攀談過后,孫宏俠從口袋里掏出幾百元現金,塞到貧困戶手里,叮囑說:“以后有困難找我,我們一起想辦法。”

同行的種植業管理處年輕小伙汪海洋說,調研中原本沒有這項內容,孫宏俠不經意的舉動,流露出對農民群眾的真摯感情。

心中時刻裝著群眾,孫宏俠也被群眾記在心里。

11月24日,是孫宏俠出殯的日子。

當天晚上,孝感市田園春種養專業合作社理事長葉小春得知消息后,連夜趕到武漢吊唁。

“我與孫處長只有一面之緣,卻終身難忘。”今年7月,正值酷暑,孫宏俠來到田園春種養專業合作社調研,葉小春考慮到氣溫太高,建議就在室內了解情況。沒想到,孫宏俠二話不說,卷起褲腿,直奔田間。炎炎烈日下,孫宏俠蹲在玉米地里,認真測量玉米的高度,仔細詢問長勢,指導如何提高玉米產量。調研完后,孫宏俠對葉小春說:“明年我們再來看看。”

“一點架子都沒有,就像自家兄弟一樣。”回憶起4個月前的場景,葉小春傷心地哭了,“明年玉米成熟時,孫處長再也看不到了。”

體貼妻子,父愛如山,農門大俠也柔情

對工作熱愛癡迷,對家人,孫宏俠同樣用心用情。

在妻子趙翠云眼里,孫宏俠是個體貼的好丈夫。平時除了加班,孫宏俠幾乎不在外面應酬,盡可能趕回家陪伴家人。

回憶丈夫離世前的日子,趙翠云說:“回家總是很晚,也很疲憊,周末幾乎沒有休息過,經常研究材料直至深夜。”

到荊州出差的那天早晨,孫宏俠像以前一樣,吃完早飯,笑呵呵地與趙翠云打聲招呼,出了門。孰料,自此一別,陰陽兩隔,再難相見!

在兒子孫云聰眼中,父親是一座山,深沉而穩重。

3年前,孫云聰上高一,由于學校較遠,孫宏俠就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套簡易的兩室一廳陪讀。每天早上6點,他花費40分鐘乘坐公共汽車上班,晚上無論多忙,都會給兒子打個電話,詢問學習情況。偶爾有空,父子倆就下象棋,雙方約定,誰也不準悔棋。

今年,孫云聰順利考入上海交通大學,剛剛入學3個月,就傳來了父親的噩耗。父親下棋低頭沉思的樣子,永遠定格在他的心里。

父母還未送終,兒子剛剛成年,答應妻子的禮物還未兌現,辦公室里還有大量沒有批閱的文件,一份茶葉產業調研報告才剛剛開頭……

“至今仍不能相信他真的走了!”無限惋惜與哀思,在單位同事、親朋好友和一些農業企業家、農民群眾中自行彌漫開來。

《你走得太急呀,宏俠!》——省農業農村廳黨組成員肖長惜痛惜之余寫下送別詩。

“沒有驚天動地的大事,但29年如一日,堅持愛崗愛農,平凡中見偉大……”與孫宏俠共事多年的省農業農村廳政策與改革處處長杜赟,面對湖北日報全媒記者泣不成聲。

為農業謀出路,為農民謀幸福,或許是孫宏俠取名“農門大俠”的心路寫照。

熱愛“三農”,服務“三農”,應是我們對他的最好緬懷。

黑龙江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