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同護一江水 澎湃新動能(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

來源:人民日報  日期:2019-10-24   編輯:馮然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上海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全面啟動,安徽、四川等區域全面創新改革試驗深入推進,上海、浙江、湖北、重慶、四川自貿試驗區改革試點積累經驗……“黃金水道”聯通“一帶一路”,改革創新和對外開放加碼發力,錨定“引領全國轉型發展的創新驅動帶”,長江巨龍正以嶄新姿態騰飛。

出雪山,越高原,穿峽谷,奔流上萬里,浩浩湯湯的長江,孕育出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

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長江流域經濟社會迅猛發展,綜合實力快速提升,是我國經濟重心所在、活力所在。然而,長期粗放式發展,長江不堪重負:長江“雙腎”洞庭湖、鄱陽湖頻頻干旱見底,接近30%的重要湖庫仍處于富營養化狀態,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長江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環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繼續惡化下去,一定要給子孫后代留下一條清潔美麗的萬里長江!”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總攬全局、科學謀劃,部署實施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探索出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新路子”,2016年1月、2018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長江上游的重慶和中游的武漢召開兩次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深刻闡明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需要正確把握的重大問題并作出工作部署。

3年多來,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沿江11省市牢牢堅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著力強化頂層設計、改善生態環境、促進轉型發展、探索體制機制改革,共護一江清水浩蕩奔流。

  生機重現,“氣色”向好

  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大保護”重拳出擊

“咔嚓”一聲,在一抹灰白躍出江面的瞬間,黃余洋按下快門,將江豚定格。

近幾年,每到夏天,湖北宜昌市民黃余洋都會到長江邊拍攝江豚,今年更是拍到了一張“三豚同框”。“江豚頻繁現身,是對大力整治‘化工圍江’、持續修復生態的無言贊許。”

江豚,是長江生態系統的指示物種。農業農村部2018年發布的長江江豚科學考察報告印證了黃余洋的說法:自宜昌到上海的長江干流及洞庭湖和鄱陽湖流域內,長江江豚數量約為1012頭,極度瀕危狀況雖仍未改變,但種群數量大幅下降趨勢得到遏制。

行走長江沿線,更多生態環境的可喜改善正在發生——

持續不斷的退田還湖,讓洞庭湖如今的調蓄面積較1978年增加了779平方公里;200多項濕地保護工程,讓長江流域濕地面積增加30.36萬畝;1361座長江干線非法碼頭完成整改,其中1254座拆除并全部復綠,讓長江兩岸重披綠裝……

嚴重透支的“母親河”,終于得到喘息的機會。過去的數十年間,長江經濟帶支撐起全國45%的經濟總量,涵養著超四成的人口。但是,昔日追求規模速度的發展模式,導致長江生態賬戶透支嚴重。據水利部長江委發布的信息,從2005年到2015年,長江流域廢污水排放量從296.4億噸增加到346.7億噸。

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當務之急是“止血”,抓好長江生態環境的保護和修復。沿江省市堅持以持續改善長江水質為中心,重拳出擊,解決突出生態環境問題。

扎實推進水污染治理,“猛藥去疴,刮骨療毒”。

宜昌在2017年拿起“手術刀”,揮向化工這一當地首個產值過千億元產業,今年底將完成長江及其支流岸線1公里范圍內134家化工企業裝置“清零”目標。安徽明確沿江1公里、5公里、15公里岸線分級管控措施,開展“禁新建、減存量、關污源、進園區、建新綠、納統管、強機制”七大行動。

傾力推進水生態修復,“固本培元、營血衛氣”。

在江蘇泰興江岸,盤踞數十年的小化工、小船廠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綿延12公里的自然生態岸線,江邊生態濕地和綠色廊道成為泰興市民休閑漫步的首選之地。在湖北,前后拉鋸10年之久的“洪湖生態保衛戰”也有了結果:1634戶專業漁民全部上岸,15.5萬畝湖面圍網被拆除,“洪湖水,浪打浪”的詩意景觀得以重現。

治已病,也治未病,用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舉措守護“母親河”。

貴州、湖北建立產業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湖南對全省79個限制開發區域縣取消了人均GDP考核;江蘇力推22項環境保護制度綜合改革;今年以來,云南把金沙江流域(云南部分)3.6萬平方公里劃入生態保護紅線,占全省生態保護紅線面積的30.5%。重慶全面落實河長制,建立了市、區縣、街鎮三級“雙總河長”架構,全市5300余條河流、3000余座水庫“一河一長”全覆蓋。

“大保護”重拳出擊,解決了一批“老大難”問題,“母親河”氣色逐漸向好。

今年1月,生態環境部發布水資源質量公報,長江流域1155個水功能區有1032個達標,達標率89.4%,同比增長近4個百分點。

  強化協作,有機融合

  把自身發展放到協同發展的大局之中,下好一盤棋、共護一江水

今年初,江西省宜春市各縣區議定14份跨縣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協議。交接斷面水質按月考核,達到協議要求,由下游縣區補償上游縣區;未達協議要求,則由上游補償下游。

水是流動的。過去長江走不出治污“怪圈”,一個重要因素在于上下游“各吹各的號,各唱各的調”。如今,“誰污染誰治理”“誰受益誰補償”。責任擔當在前,利益共享押后,責權相互捆綁,長江干支流跨省市流域治理局面為之一變。

皖浙兩省開展全國首個跨省流域生態補償試點,以新安江“水質”約法,連續7年守護一江清水下錢塘。至今,地處新安江上游的安徽黃山市和績溪縣已得到相關補償近40億元。在長江上游的赤水河,云貴川三省攜手設立兩億元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基金,守護這條有“美酒河”之譽的長江支流。

長江經濟帶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是一個有機整體,共抓大保護,關鍵在一個“共”字,也難在一個“共”字。在全流域一盤棋的格局下,無論是生態治理還是產業發展,都必須正確把握自身發展和協同發展的關系。

消除“堵點”,打破地域藩籬,加快流域協同,“黃金水道”才能通暢——

由一天1500個集裝箱增長到一天2500個集裝箱,湖南岳陽城陵磯港只用了一年多時間。湖南省港務集團綜合部負責人鄧隆標介紹,城陵磯港與上港集團合作,組建湖南城陵磯港務集團,打通全省一體化水運“堵點”,強化與上下游碼頭協作,過去“大船裝不滿,小船裝不下”,如今“小船去支流,大船入長江,大小都滿載”。

從江蘇太倉港到云南水富港,港口整合大潮正沿長江水道向內陸涌動。一個個物流聯盟、港口聯盟不斷成型,綜合立體交通走廊加快推進,鐵水聯運、江海聯運……多式聯運之下,長江貨運量位居全球內河第一的“黃金水道”含金量不斷提升。

清除市場壁壘,推動勞動力、資本、技術等要素跨區域自由流動和優化配置,錯位發展、協調發展,才能將長江經濟帶打造成為有機融合的高效經濟體——

一輛新能源電動汽車,設計和研發布局在上海,電池材料和電池組來源于江蘇常州、江西贛州等地,整車組裝則在鄂川渝。電子信息、裝備制造等產業鏈更長,上中下游多點開花,彼此間錯位競爭、分工合作態勢喜人,成為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

目前,由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牽頭,沿江11省市參加的長江經濟帶“1+3”省際協商合作機制全面建立,長江下游4省市、中游3省和上游4省市亦分別建立了省際協商合作機制,協同發展體制機制不斷完善。

溯江而上,48個城市、59個園區參與成立的長江流域園區合作聯盟,正發力推進智能制造與機器人產業鏈要素之間的協同創新。俯瞰長江,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長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水平不斷提升……跳出“一畝三分地思維”,下好一盤棋、共護一江水,奔流不息的萬里長江正沖刷出一條協調發展帶。

  改革引領,創新驅動

  變革創新傳統發展模式和路徑,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動力轉換

很多人都沒料到,欠發達的內陸省份貴州,潛心數年“無中生有”,竟打造出一個蜚聲海內外的“中國數谷”來。

以貴安新區為引領,貴州依托豐富的水電資源,切入“高大上”的大數據產業。英特爾、戴爾、蘋果等一批世界500強企業聚集于此,中電科、阿里巴巴、華為等一批國內大數據領軍企業扎根于此。

貴州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副局長韓少波介紹,貴州以創新驅動為引擎,加速“存量變革”,以實現數字經濟的“變量突破”,目前全省33.9%的工業企業實現大數據與研發、生產、銷售、管理等關鍵業務環節全面融合,數字經濟增速連續4年位列全國前茅。

生態環境保護的成敗,歸根到底取決于經濟結構和經濟發展方式。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不是不發展,而是要倒逼變革創新傳統發展模式和路徑,尋求以綠色和創新為主基調的更高質量發展。

一手抓傳統產業改造升級,一手抓新興產業培育,制造業結構優化升級,正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動力轉換。

走進長沙經濟技術開發區內的三一重工“18號廠房”,如同走進花園。一條傳統模式的生產線一般僅產一項產品,而在這個亞洲知名的智能制造示范車間里,可裝配出30多種工程機械設備,5分鐘即可下線一臺挖掘機。

“必須主動出擊,跨過智能化、數字化轉型這道關口!”三一重工董事長梁穩根說。面對一度低迷的市場,包括三一重工在內的長沙工程機械企業紛紛建設智能化制造車間,布局智能化物流體系,搭建大數據云平臺,在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搶占產業鏈、價值鏈制高點。

面對存量龐大的傳統產業,沿江省市堅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方面,堅決去產能,該淘汰的果斷淘汰,該退出的徹底退出,壯士斷腕破解“化工圍江”。另一方面,堅持用現代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加速“存量變革”:湖北滾動實施“萬企萬億技改工程”,工業技改投資超過5000億元;2018年,貴州通過“千企改造”對1688戶工業企業實施技術改造,通過“萬企融合”使上云企業突破1萬戶;江西深入實施工業企業技改三年行動計劃,力爭2019年全年技改投資增長30%……2018年,長江經濟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46.7萬億元,占全國工業的比重為45.7%,較2014年41.6%的比重,提高了4.1個百分點。

穿行在武漢光谷最邊緣的左嶺大道,短短8公里,長江存儲(國家存儲器基地)、華星光電、天馬微電子等“新武漢造”鱗次櫛比,新興產業總投資超過4000億元。

武漢光谷從40年前的一根光纖起步,發展成為全國光電子產業基地,僅光線光纖就占據了全球25%的市場份額。如今的光谷,從網絡傳輸到顯示,從智能終端到芯片,一個“芯屏端網”萬億元產業集群已具雛形。

從武漢“光谷”到貴州“數谷”、重慶“智谷”,從江蘇無錫“慧谷”、安徽合肥“聲谷”到以軌道交通裝備領跑業界的湖南株洲“動力谷”,沿江各地堅持創新驅動、“增量崛起”,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新產業競相涌動,一批在全國乃至全球有競爭力、影響力的優勢產業集群加速成長。

比制造業結構優化升級更令人振奮的是,營造創新環境、激發內生動力,正為沿江各地加速新舊動能轉換注入不竭動力。

“別處是城區建公園,我們是公園建新城,變‘產—城—人’的發展邏輯為‘人—城—產’。”四川天府新區成都科學城管委會副主任劉洋說,從一張白紙到發展成為四川創新發展的核心區,天府新區僅花了4年時間。

南京江北新區在產業技術研創園開展“區域環評+環境標準”改革試點,提出項目準入標準,制定“負面清單”,為打造“芯片之城”“基因之城”提供環境支撐。今年前4個月,江北新區集成電路和生命健康兩大產業主營業務收入分別同比增長52%和40.5%。

重慶兩江新區規定,不涉及土地、財政補貼政策的社會投資項目,只需備案,不再審批;符合產業布局要求的外商投資項目,外資主管部門不再前置審批……掛牌僅一年的重慶兩江新區數字經濟產業園,已吸引投資529億元,接納數字經濟企業3865家。

上海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全面啟動,安徽、四川等區域全面創新改革試驗深入推進,上海、浙江、湖北、重慶、四川自貿試驗區改革試點積累經驗……“黃金水道”聯通“一帶一路”,改革創新和對外開放加碼發力,錨定“引領全國轉型發展的創新驅動帶”,長江巨龍正以嶄新姿態騰飛。

黑龙江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