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玩泥巴”的共產黨員

來源:黨員生活微信  日期:2019-07-24   編輯:肖晗   字號:TT

分享到: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千百年來,滾滾的江水哺育了兩岸百姓,她挾帶的泥沙造就了廣袤的平原,但也時常給水利工程帶來致命的威脅。

在長江水利委員會,有一位“玩泥巴”的水利專家。他帶隊成功研發了國內首個泥沙實時監測與預報體系,把水中變幻莫測的泥沙納入了監控網,像洪水預報一樣,第一次實現了泥沙的滾動預報;通過大量的試驗研究,提出了三峽水庫沙峰排沙調度、消落期庫尾減淤調度等“蓄清排渾”新模式,為解決水庫淤積這一世界性難題提供了一種新途徑。

他,就是許全喜,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長江水文技術研究中心主任。

640.webp

《黨員生活》2019年第07期·下封面人物:許全喜

經歷98洪災

立下青春誓言:一生與水利為伴

許全喜的家鄉,在武漢新洲舉水河畔,父母都是靠天吃飯的農民。夏收時節,洪水往往不期而至。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勞作了一年,卻常常因為洪災竹籃打水一場空。興水利、除水害,從小時候起就在他的心里埋下了種子,也成為他大學報考武漢水利電力學院的源動力。

640.webp (1)

許全喜,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長江水文技術研究中心黨支部書記、主任。20年來,他發表論文100余篇,編寫國家行業標準2部,主編、參編專著8部,主持和承擔國家級、省部級科研項目30余項,獲湖北省、教育部和大禹科技進步一、二等獎8項,獲長江委科技進步特等、一等獎6項。曾榮獲“武漢市防汛抗洪搶險先進個人”“三峽工程泥沙問題研究先進個人”“湖北省青年崗位能手”“湖北省新世紀高層次人才”“水利部5151人才”“湖北省直機關優秀共產黨員”,“長江委十大杰出青年”“長江委首屆青年科技英才”等稱號。

1998年夏,長江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水。長江大堤頻頻告急,學校在食堂貼出征招防汛抗洪搶險突擊隊員的緊急通知,正在該校讀研究生的許全喜當天就主動報名,隨即被派到武昌月亮灣險段參加搶險。

在堤上堅守的日日夜夜里,讓許全喜至今無法忘懷的是,大堤上四處飄揚的鮮紅黨旗、奮勇抗洪的解放軍戰士,以及一個個簽滿了名字的“人在堤在、誓與大堤共存亡”的生死牌。

在這一年,他獲評為“武漢市防汛抗洪搶險先進個人”,也光榮地成為了一名共產黨員。

640.webp (2)

許全喜

1999年夏,長江再發洪水,已是長江水利委員會職工的許全喜,為編寫長江流域防洪規劃,到荊江河段查勘。

當他聽沙市水文站的同事說,在“98抗洪”最危急的時刻,長江水利委員會在1個小時內,就6個關鍵問題做出了準確回答,為中央作出荊江不分洪的決策提供了科學依據。

從那個時候起,許全喜就下定了決心:水利,這輩子我干定了! 

聚焦泥沙研究

服務國之重器:三峽工程

從本科到碩士,后來讀到博士,許全喜選擇的專業都是河道泥沙研究。當父親得知他干這項工作時,就笑著說,我和你媽媽一輩子都在和泥巴打交道,沒想到你讀了這么多年書,到頭來也是個“玩泥巴”的命!

許全喜這泥巴一“玩”就是20多年,還“玩”到了三峽。

1999年起,許全喜就開始參與三峽工程泥沙問題攻關研究。20多年來,他深入長江上游主要產沙區,數十次輾轉于重慶、四川、云南、貴州、陜西、甘肅、湖北等地,收集了數以億計的自然地理、水文氣象、水土保持、水利水電工程等數據,撰寫科研報告100多本。

640.webp (3)

在長江水文青年論壇上,許全喜主持青年技術和管理創新專題演講。

在前人的基礎上,他進一步系統地摸清了三峽水庫上游來水來沙變化規律,為三峽工程泥沙問題研究提供了重要基礎,也為給出“三峽水庫在300年內不會被泥沙淤死”的結論提供了科學依據。

“泥沙在水流中,往往是一團一團的不間斷運動,具有很大的隨機性。”許全喜說。對水中泥沙運動進行實時監測甚至預測預報,難度可想而知。

以往的方式是先在水中選點取樣,而后進行沉淀、烘干、稱重等一系列操作,最快也需要7天才能得到水流中的泥沙含量。

許全喜帶領團隊,從國內外引進數十種水文測量儀器,在長江上、下游,經過近5年上萬次的比測試驗和科學分析,終于選定了合適的測驗方法和設備,能在半小時之內完成水流含沙量的測驗。

2010年以來,他帶隊研發了國內首個泥沙實時監測與預報體系,實時掌握了三峽泥沙變化情況,率先在國內實現了懸移質泥沙含量的實時報汛。

640.webp (4)

2018年度大禹水利科學技術獎,許全喜再次“上榜”。

與此同時,通過成百上千次的觀測試驗研究,他開創性地提出了三峽水庫沙峰排沙調度、消落期庫尾減淤調度等“蓄清排渾”新模式。2013年,該成果榮獲水利領域最高獎項——大禹水利科學技術獎。

點“沙”成金

讓水利技術走出國門

“許全喜不僅業務精湛,還能夠將技術與社會服務相結合,轉化為真金白銀。”近年來,許全喜帶領團隊,積極服務長江沿岸地方經濟建設,平均每年為單位帶來數千萬元的創收。

真金白銀的背后,是激烈的市場競爭,是對許全喜及團隊過硬技術的認可。

thumb_940__1501199482351_副本

許全喜參與了宜萬鐵路長江大橋的選址工作。

1999年,許全喜從武漢水利電力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進入長江委工作。當年,恰逢國家開始籌備建設宜萬鐵路,這是當時我國修建難度最大的山區鐵路,所以選在哪里跨過長江是一個十分復雜的技術問題。

許全喜一參加工作,單位領導就把這個重要任務交給了他。“這是壓力,也是責任!”

他來到檔案館,查閱了幾十萬字的文獻資料和上千張水下地形圖,和同事們一起,硬是趴在圖板上,用縮放儀、放大鏡千挑萬選、反復求證,終于找到了合適的橋址。

“現在每次到宜昌出差,看到由我們確址的宜萬鐵路大橋,都會感到由衷的驕傲和自豪。”許全喜說。

現在,許全喜及團隊的技術水平不僅在國內首屈一指,而且逐漸走出國門,成為了中國技術、中國形象的代言人之一。

640.webp (6)

2015年,許全喜和團隊來到瀾滄江大橋附近考察。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倡議,長江水利人積極響應,紛紛走出國門,發揮技術優勢,開展合作援建。

2015年,許全喜和團隊承擔了中國至老撾鐵路云南段的技術論證工作。鐵路要穿越海拔三千米的哀牢山、無量山無人區,他們在崇山峻嶺中跋涉了30多天,冒著50多度的高溫,硬是一座一座摸清了60多座跨河大橋的水文、氣象、地理特性。

“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在瀾滄江大橋附近,只有一條一米寬的崎嶇山路,人跡罕至,上是一線青天,下是千米懸崖,同行的一位同事,一不小心腳打滑,跌落懸崖,幸虧被一棵大樹擋住,才撿回了一條性命。”至今回憶起來,許全喜仍然有些后怕。

即便如此,2016年以來,他和團隊遠赴秘魯、厄瓜多爾、巴基斯坦、老撾、緬甸等國家,積極開展政府間水利合作項目,展現中國實力,贏得各國高度贊譽。

聚“沙”成塔

引領紅旗團隊

“一個人見人愛、總是樂呵呵的小胖子。”長江委水文局副局長官學文在水利系統工作了近30年,也和許全喜相識多年。談及許全喜,官學文不吝贊揚:“不論面對多少壓力和困難,許全喜總是充滿了干勁和拼勁,并將正能量帶給他的團隊。”

640.webp (7)

2015年7月份,技術研究中心第二研究室副主任李雨博士隨許全喜到云南調研考察,一路上,許全喜啃干糧、宿農戶,毫不叫苦。回來后,李雨博士完成了《中老鐵路云南玉溪至磨憨鐵路工程沿線涉河橋梁洪水影響評價報告》。當許全喜將看過的報告還給他時,李雨發現,一本厚厚的報告,幾乎每一頁都有紅筆或者鉛筆涂畫的痕跡。大到框架調整,小到標點符號,都詳細標注了修改意見。

“將無貪生之念,士有必死之心。”在李雨眼中,許全喜是用自己的敬業精神,為大家做出了表率。

在許全喜36人的團隊中,黨員19名,博士6名,碩士9名,平均年齡42歲,涉及水文、治河、電子通信、自動化、GIS等7個專業。許全喜注重發揮專長,大膽使用年輕人作為項目技術負責人,加速鍛煉成長。

同時,他將黨建與業務工作相結合,推行黨員、職工“一人一單”管理模式和ISO質量管理體系,探索出了“兩定兩抓一提升”支部工作法,用務實、高效的黨建工作抓出了一個湖北省直機關“紅旗黨支部”。

640.webp (8)

2019年7月5日,湖北江陵荊江大堤黃林垱發現管涌險情,清晨7點剛過,許全喜就接到了長江委水旱災害防御局的緊急電話通知,要求立即開展險情分析。

從早8點一直到晚上12點,許全喜和他的團隊從水文情勢、河道沖刷等方面對管涌的原因進行排查分析,為管涌險情的迅速準確處理提供了重要幫助。

這樣的緊張與壓力,是許全喜工作的常態。然而疲憊過后,守護長江的初心——“將這江河無常,化為可預可知;將這驚濤駭浪,化為歲歲安瀾”,仍讓他豪情萬丈。(黨員生活全媒體記者:林晶晶;通訊員:周明  李衛星  楊亞非)

新媒體統籌 | 劉   超

新媒體編輯 | 肖   晗

END

來源 | 《黨員生活》2019年第07期·下,有刪改

黑龙江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